偶像团队的内心自白:迷茫是生物本能,觉醒也是!

过沙溪急,霜溪冷,月溪明。

但远山长,云山乱,晓山清。

——苏轼

你见过凌晨三点的北京吗?

我没见过。

4月24号,凌晨三点,五个青年匆忙出现在北京街头,又四散而去,听着像干了什么不可说的勾当,但这五人只是录了首单曲而已,而后稀稀疏疏地各奔家门。

早上七点,我从床上起来,睡眼惺忪头疼欲裂,然后赶往觉醒东方。

下小雨,拎着拍摄器材赶到觉醒东方门口,狂踩烟头,然后走进去,撞到了当天我要采访的觉醒东方男团——Awaken-F的成员之一左叶,他带着妆,从我面前飘过。

null

后来他和我说:因为前一天的录音工作,所以有些疲惫。

1

上午十点左右,Awaken-F的五个成员整齐地出现在我面前,秦奋、韩沐伯、靖佩瑶、秦子墨、左叶。

在采访前我看了他们五个几乎网上能看到的所有视频,眼睛如同雷达扫射一般,把脑子里的印象与五人依次匹配。

null

秦奋礼貌地和所有人打招呼,韩沐伯看手机练歌,边走边做小幅度的舞蹈动作,靖佩瑶秦子墨安静,左叶像一个闯入者,有点害羞。

五个人坐在我面前,加上我,整体摇摇欲坠。

因为太困了。

我得知他们五人凌晨三点录完单曲,到家,洗漱,再到起床,几乎只睡了两三个小时,至于左叶,压根没睡,回到家洗漱完直接赶来公司准备采访。

这阵子都这么忙,发行新单曲《工笔》,接受铺天盖地的访问。五个人在镜头前坐得笔直,我说我这part不录视频,大家尽管放松,而后他们五人瞬间歪七扭八,有点可爱。

null

他们五人整齐划一对着我时,我也不免感慨,原来时间过得这么快,距离《偶像练习生》结束,已有一年了。

2

《偶像练习生》在去年掀起一阵风。

行业内但凡会讲话的人,都能说出个“偶像元年”,虽然对老百姓生活无甚影响,但对有偶像梦的年轻人来说,却是不可多得的机会。

Awaken-F的五个人也都参加了,一番历练后,成立了如今的男团。

想起比赛结束时的感受,韩沐伯用一句话概括:激动且迷茫着。

null

激动在于在大平台的加持下,必然能看到更广阔的视野。

而迷茫,自然也是因为凡有动荡的地方必有未知。

完全理解。

坐后排的靖佩瑶意外地对“迷茫”二字做了补充。

null

在他的表述中,迷茫是活着的常态,生物本能,与年龄并无关系。

我对他刮目相看,我明白他想表达的是,迷茫无处不在,只要一个人还在自我印证的进程中,就不得不寻找与张望,天地这么大,可参照的东西太多,不迷茫才怪。

对靖佩瑶的语言表达能力表示震惊。

3

我对偶像仍有偏见,我道歉。

在采访前,我并未对偶像有人生哲学和深度上的期待,但却接连被震惊。

所以偶像到底是什么?产品?身份?粉丝拥戴下的人格立体化?

他们对偶像的解读相对简单。

偶像只是一种职业。

坐后排话不多的秦子墨慢悠悠地讲:偶像是完善自我,传递正向影响力的职业。

null

与粉丝同进退,输出正向价值观,做出表率。

以上是职业属性。

没有天花乱坠的形容,没有煽情,也没有偏见。他们相当清醒,同时相当明白自己在做什么。

null

在我的认知中,做明星累,做更垂向的偶像更累。你看,没觉睡,还要被我们一堆记者反复问相同的问题。

虽然坊间总有人拿着明星薪酬为由,弱化明星的辛苦,但若是亲眼目睹明星们的挣扎,说不定也会自言自语一句:“还好我只是普通人”。

我问他们:累吗?辛苦吗?

得到了点头的答案,以及更洒脱的:“谁不累,做哪行都累”。

做什么都累,只要在奔波,就免不得皮肉之苦。虽然无奈之意,但事实也的确如此。

比如左叶,困得摇摇晃晃,眼神偶尔飘忽,还得坐得笔直,听哥哥们讲话。

比如秦子墨,恪守偶像的职业素养,正襟危坐,话少但表达精准。

4

偶像吃青春饭,但Awaken-F团里年纪差距还蛮大。

老大哥秦奋韩沐伯28岁,最小的左叶刚刚18岁成年。

相差十岁,年龄的差距让团体颇有种执着衍生出的壮烈感。

我对秦奋印象深刻,他坦诚地向我表达了最近的迷茫。

null

——写词的过程中会自我诘问,会陷入:“我是谁,我在哪”的怪圈。

与此同时不停地看书,企图用输入平衡输出,以及寻找答案。

我相当理解他,并不觉得这种“觉醒”带来的迷茫有何坏处。

毕竟,对自我的追问与探索,才是成长最粗暴的助力。

韩沐伯是山东人,拥有典型山东人的实在。和我说,自己算是参加过两次选秀,其实在早年经历中,有过迷失。——他说起这些,一脸后怕的神情,但好在现如今,已经走到相当淡定的境地了。

与此同时,他也坦言,前阵子曾心浮气躁,无法静下心弹琴,但经过队友开导,才又恢复平静。

他们丝毫不避讳自己的缺点、过失、恐惧。

偶像人格并不虚假。

5

我向他们表达了“偶像文化现如今备受关注”的观点。

被韩沐伯反问。

他说:没有啊,偶像这个群体,说到底还是服务于特定的受众。真正热爱偶像,拥护偶像的,永远只有那一撮人。

我明白,大多数观众,无非就是看个热闹。热闹散去,人也都没了。

null

我问他们,会看外界评价吗?

得到了一致的肯定,会看,但要区别对待评价来源。

粉丝的彩虹屁,可以看来愉悦心情调整自信。

黑子的冷嘲热讽,避而远之不去在意。

路人的中肯建议,认真看,且认真记。

网络时代,掉头返回已是不可能,只能迎接观点、偏见、甚至是情绪宣泄的暴力输出。挺无奈的,但只能用力甄别。

闭门造车不可取,一概全收行不来。靠什么,只能靠定力和决心,面对舆论。

采访过程45分钟,我与他们五个达成了一个共识,即:人活着是不断寻找自我的过程,在最终答案来临前,所有展现在外的自我都可能被推翻,所以所谓犯错、困顿、失落、迷失,都绝不丢人,这是必经之路。

6

聊人生,聊真我。

越聊越困。

韩沐伯和我开玩笑说:“咱们这采访这么正经的吗?”

我听了哈哈大笑。

null

在最后几分钟,轻松许多,聊了聊他们最近有多忙,以及团员后续演戏及综艺的计划。

终于回归到寻常采访了。

到今天,距离采访已经过去很久了,我再次打开录音听,十分有趣。

采访当天觉醒东方在装修,公司附近还有铁路。

所以经常会有杂音中断我们的聊天。

有一个间隙,我们被装修声打断,韩沐伯开玩笑说:“我们的声音比不过装修的吗?”

自信,有趣,冲劲十足。

像所有意图觉醒及正在觉醒的凶猛生物。

即便凌晨三点融入北京,也丝毫不惧。



相关:

科创板上市委审议工作正式启动 首批将有3家企业上会   据上交所官方微信公众号27日消息,科创板上市委审议工作正式启动。上交所于5月27日发布科创板上市委2019年第1次审议会议公告,将于6月5日召开第1次审议会议,审议深圳微芯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安集微电子科技(上海)股份有限公司、苏州天准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等3家企业发行上市申请。  上交所表示,将审议的企业,已完成多轮审核问询的回复和披露,上交所审核机构也于日前召开审核会议,形成了审核报告和初步审核意见,现按照规定启动上市委审议程序。后续,将根据发行人问询回复和审核进展,陆续分次召开上市委审议会..

金字火腿:实控人及其一致行动人拟减持不超3%股份摘要 【金字火腿:实控人及其一致行动人拟减持不超3%股份】金字火腿(002515)5月27日晚公告,公司实控人施延军及其一致行动人,拟在3个月内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2935万股,即不超公司总股本比例的3%。(证券时报网)   

上交所受理金科环境的科创板上市申请摘要 【上交所受理金科环境的科创板上市申请】上交所27日披露,新增受理金科环境股份有限公司的科创板上市申请。   上交所27日披露,新增受理金科环境股份有限公司的科创板上市申请。(文章来源:证券时报网) (责任编辑:DF142)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抖音张少爷结婚了吗 怎么火起来的是靠当网红吃饭的吗这年头任何一个普通人在抖音上拍摄视频,只要你长得漂亮颜值够高,或者有一方面突出的才华,那么就能在抖音上面走红成为抖音红人,今天我们说的抖音张少爷就是这样过的情况,张少爷本身是平凡普通的人呢,但靠着拍视频得到了无数人的关注和喜爱,大家现在都很关注张少爷结婚了吗?这位张少爷到底是怎么火起来的好多人都不知道,更别说知道他是不是靠当网红吃饭的了,这些问题还是需要我们深究了解一下才行。抖音张少爷抖音上有一个叫张少爷的网络红人,据说他最开始是靠着演唱《踏青采茶》得到大家关注的,《踏青采茶》是《新白娘子传奇》的插曲,本来这首歌曲就很火,张..

喝战马日rita是什么梗 可这和我们下等人有什么关系呢当下网上流行的各种网红词语和各种梗还真不是谁都能听得明白看的懂的。最近网上流传了一句“开奔驰喝战马电竞椅上日rita"有才人也是越来越多,涌现出来的各种火热句子真不是我们这些一般人可以理解的了的。是我们不时尚??还是本来就跟我们这些普通人没有半毛钱关系嘞。rita是电竞游戏IPI中非常火的女主播,而且游戏也是玩的相当厉害那种。因为玩游戏的大部分是男生,所以rita也是收获了不少男玩家的关注和青睐。因为rita不仅游戏打的漂亮人也是特别的漂亮。所以以至于那些男玩家各种无底线调侃来引起rita的注意。rita最初“开奔驰喝战马电竞椅上日rita"这句话的由来,是..